首页 > 体彩分析 > 天空平台|咪蒙转场、办公室小野回归,“污点”网红还能重回巅峰吗?

天空平台|咪蒙转场、办公室小野回归,“污点”网红还能重回巅峰吗?
2020-01-08 12:06:17   来源:admin   

天空平台|咪蒙转场、办公室小野回归,“污点”网红还能重回巅峰吗?

天空平台,天下网商记者 王诗琪

这个2019年,网红们过得不太平。

微信公号第一大v“咪蒙”引火烧身,2个月内注销账号、解散公司,千万粉丝化为青烟。

山东两个女孩模仿“易拉罐做爆米花”视频引发爆炸,导致一死、一伤,youtube中国第一网红“办公室小野”陷入舆论漩涡,接着是道歉、赔偿、停更整改。

沉寂一段时间后,这些曾经的头部网红开始陆续回归。咪蒙被曝出转战短视频mcn,孵化网红;“办公室小野”则在停更一个月后恢复更新。不过,元气大伤。

此前,“办公室小野”的微博视频播放量动辄千万,现在只有两三百万。youtube上,“李子柒”粉丝量突破700万。最近,“李子柒”的播放量都是“办公室小野”的五六倍。

“李子柒”播放量远高于“办公室小野”

网红,是网友捧起来的红人。据艾瑞咨询的数据,中国网红吸纳了6亿粉丝,还在稳步增长。

但“咪蒙”和“办公室小野”的遭遇说明,网友能捧红你,也能推翻你。

停更7个月后,原咪蒙旗下账号“李粒粒lilili”复更。但账号名字改为“洪胖胖”,账号主体也从咪蒙任法人的“霍尔果斯爆炸糖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变为上海光之树文化传媒有限企业(有限合伙),从法人到股东,看起来都跟咪蒙没啥关系。

原主理人李粒粒在微博中说:今年3月已离开咪蒙公司,现在的公众号与她无关。

反倒是咪蒙在朋友圈晒的招聘广告比较可信。这家名为“银色大地”的公司,是短视频mcn机构。据企查查,银色大地今年6月份成立,法人张静思,是咪蒙旗下两家公司的股东。

现在,咪蒙旗下还有6家公司。

咪蒙担任法人的6家公司(在业/存续)

一夜爆红和一夜崩盘的滋味,咪蒙都尝过。

2015年的冬天,前记者、影视创业者马凌,拒绝了帮别人免费写软文,结果被吼了一顿。她实在气不过,敲出一篇《致贱人:我为什么要帮你》。结果,3天内,微信公众号的粉丝从20多万涨到100万,“毒鸡汤教主”咪蒙横空出世。

红的时候,咪蒙是“屠榜”者,微信公众号坐拥千万粉丝,几乎篇篇10w+。往往她前脚推送,后脚就有一大批微信公众号跟进。骂她的人跟爱她的人一样多。

论战、质疑、决裂,它们都没能动摇咪蒙,反而让广告费蹭蹭上涨。2018年底,咪蒙头条的广告费到了80万,“咪蒙离婚”都能上微博热搜,享有与女明星同样的待遇。

而咪蒙的崩盘呢,从发端到结尾,不过短短2个月。

2019年1月29日,咪蒙旗下账号“才华有限青年”推出《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因虚构情节、煽动情绪引发众议;

1月31日,咪蒙发布《致歉信》,称“停更2个月”;

2月21日,咪蒙及旗下几个微信公众号注销或清空;

3月30日,咪蒙在微博宣布,公司解散。

发出道歉信没多久,咪蒙注销账号

至此,咪蒙已“死”。

在成为“网红”咪蒙前,马凌是《南方都市报》前“首席编辑”,一头扎进影视圈创业,结果耗光400万投资,一度要抵押房产,贷款发工资。

2015年,她带着团队从深圳来北京时,是想在影视圈卷土重来,写公号只是“副业”。

但“副业”让咪蒙尝到了很多甜头,金钱滚滚而来,曾经高高在上的投资人求着投资,影视圈也抛来“绣球”。

记者马凌推崇精英文化,而网红咪蒙说:“我就是乌合之众的一员”;记者马凌会写《好疼的金圣叹》,而网红咪蒙说:“大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大众不是想看你怎么表达自己,而是想看你怎么表达我。”

“咪蒙”马凌

如何制造“100万+微信爆款”,咪蒙颇有心得。总结起来几点:观点要偏激,要有煽动性;要和读者情感共鸣;要输出价值观,熬鸡汤。

凤凰科技网曾报道咪蒙的创作流程,每天中午12点前,根据热点想出50个选题,选一个完成采访,接着是5小时互动式写作,然后取100个标题,在5000人群里投票,选出最合适的一个,每篇推文事后要做6000-1万字的数据分析报告。

粉丝想看什么,咪蒙就生产什么。咪蒙,就像精准输出粉丝想看文章的机器,用“卖货”的思维来“卖”内容。文章里的情绪、观点像是诱食剂,让人忍不住一口吞下,却没有营养。

有网友评论,没有什么能让咪蒙热泪盈眶,除了热点、金钱、暴力和性。

网红的命运就像过山车。咪蒙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今年8月,山东两个十多岁的女孩模仿网红“办公室小野”,用易拉罐做爆米花,结果发生爆炸,一死一重伤。

道歉、赔偿、停更反思,“办公室小野”度过了人生中“最最难熬”的一个月。国庆假期后,办公室小野悄然“复活”, 但已经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

“办公室小野”恢复更新

“办公室小野”的背后,也是一个庞大有序的机器。mcn机构洋葱视频孵化了近100个ip,“办公室小野”只是其中一个。

“假笑男孩”与“办公室小野”在一起

洋葱视频创始人聂阳德曾说,旗下的素人一开始百花齐放,不受限制。但他们会通过大数据对比,预估能火的赛道和内容,一旦明确,就要去定调性、持续输出。

而“变现”二字,贯穿整个ip开发周期。

“办公室小野”的视频很少台词,而美食又是国际通用,于是洋葱视频还专门设立海外运营团队,把“办公室小野”这个ip推向国际。

现在,“办公室小野”在youtube上有774万粉丝,是排名第一的中国网红。根据营销服务平台noxinfluencer7月采集的数据,“办公室小野”在youtube上总观看量为15.5亿次左右,单月广告联盟收入约为459万。

但“办公室小野”的成功,因为两个十多岁女孩的悲剧,几乎毁于一旦。

压死“咪蒙们”的,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根本逻辑是“流量至上”,牺牲了底线、安全和社会责任。

咪蒙,在因《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被全网封杀前,已经在低俗、色情的边缘线上打了好几次擦边球,被删的《嫖娼简史》、《你们的童年阴影,是我做梦都想要的》无一例外。

“办公室小野”靠着饮水机火锅“一炮打响”,幕后,却是为了保持水不断沸腾,让电线短路。悲剧发生前,“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队”曾经专门私信提醒隐患,甚至小野自己在尝试手心煎鱼时,也差点把自己和摄影师的眉毛和睫毛给烧没了。

今年4月,“办公室小野”发布的一则视频中,她和团队还在构思“小野火锅店”,创意食品有“投影仪千层蛋糕”“机箱煎蛋”“卷发棒蛋卷”等。

直到意外发生,一切戛然而止。

而“乔碧萝殿下”的桥段,说不定此刻也正在各个mcn机构的操盘下轮番上演。

法国社会学家埃德加·莫兰说,明星是彻彻底底的商品:他们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他们心灵的每一次悸动,他们生命中的每一个回忆,无一不能投向市场。

这句话,放在现在的网红身上同样适用。

流量,让草根成为网红。不管是内容电商、广告营销、跨界明星,还是知识付费,网红引来的流量,最终还是要换成真金白银才有价值。

但跟做产品一样,假冒伪劣产品、三无产品或许能靠噱头火一阵,要长盛不衰,还是得品质过硬。

不然,网友能捧红你,也能推翻你。

编辑 杜博奇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上一篇:富源县第二小学党支部组织参观网上展览馆
下一篇:残疾人托养服务有了国家标准,明年将正式实施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