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彩分析 > 蒙特卡罗客户端|周航寄语创业者:没有到谷底 坏日子才刚刚开始

蒙特卡罗客户端|周航寄语创业者:没有到谷底 坏日子才刚刚开始
2019-12-27 10:51:16   来源:admin   

蒙特卡罗客户端|周航寄语创业者:没有到谷底 坏日子才刚刚开始

蒙特卡罗客户端,“2018第十一届创业家年会”于11月23日-24日在北京举行。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周航出席并演讲。

周航认为,社会要对创业失败有包容精神,“不仅仅是表面上喊出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真正要想促成社会更好的创新和创业,必须要有一个对失败更加包容的文化”。

当前,经济增速下滑,融资形势趋冷,周航直言,“没有到谷底,因为坏日子刚刚开始”。“其实过去40年,中国社会的整体文化都是如此,都是明天会更好,以后会比今天还要好,未来不会向下的。我觉得我们可能开始第一次经历人生有可能不太好了”。

周航对此建议,第一,企业应回到初心,为用户创造价值。第二,与投资人重谈,甚至用打折的估值找到钱,继续搏下去。第三,要找到快节奏和快方法,快速推进。第四,防御是没有用的,要有勇气去追求最大的市场。

“希望大家在这个严冬时刻,能够练好身体,更新思想,要有勇气去追求真正属于未来的商业“,周航说。

  以下为演讲摘编:

周航:各位创业黑马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说实话,我已经不是很习惯,很久没有到这么大的场面来发表公开演讲了,我心里其实很忐忑,也不太适应这种角色。

因为我这一年多以来都处在一个比较放松和休息的状态。大家看到我这个状态,刚才文文说一看我就休息的很好。

我一进来以后,我看到“产业·重做”,我刚刚跟牛文文说,这个词起的特别好,因为重是个多音字,既可以说重新做一遍的意思,还有一个重(zhong)做。我记得文文好像一直在说产业要重做。

互联网的过去10年,大家都是往轻了做,文文在好几年前就一直在说应该重。到了今天,潮水退去,有不少裸泳的开始了,我们终于发现还是应该穿上泳衣,还是要往重了做,叫重(chong)做也好,重(zhong)做也好,我觉得今天这个主题都特别好。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个人的经历,我的确创业的时间很长,1994年我大学毕业以后就在广东,我跟哥哥一起开始创业,那时候做电子行业,跟很多相对传统的行业有类似的地方,因为跟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做电子产品,做了十几年以后,我觉得不太过瘾,就第一次离开了自己创办的公司,短暂的休息了一下,也是两三年在国外。

2010年回来以后,我就创办了第二家公司易到用车,现在看来当然有非常强的开创性,可以说开创了网约车的行业。那个时候,我们当然不知道什么叫网约车、专车、共享出行,这些概念都没有,我们纯粹是发现了一个问题、洞察了一个需求,而设计和开创了这样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

易到用车的经历简单来说分成这么三段:

第一段,有接近两年的时间完全没有人跟进,我们是非常孤独的,只有一家公司在一个行业里孤独的前行,这种孤独让我们时常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正找对了一个市场,是不是真正存在这样一个需求?严重的怀疑。

直到2012年,突然一夜之间就出了100个打车软件,虽然做的事情和我们略有不同,但是总体来说在满足用户需求这件事情上是在一个赛道上,突然开始进入了一个异常火热的状态中,直到后来这个行业愈演愈烈的竞争,这个行业可能在2015、2016年这两年烧掉了超过500亿人民币。

我觉得这个在人类商业史上也是前无古人,甚至是后无来者的状态,当然易到也是非常重要的亲历者。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易到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直到后来易到有一点被动,被并购式投资了,以及后来我作为创始人,第二次又离开自己创办的公司,然后退出、离开,进入了一个重新沉淀思考的状态中。

2017年因为雷军的邀请,我加入了他创办的顺为资本,目前正在学习如何去做投资,正在这么一个状态中,这是我个人的一个简单的状况。

在天使的过程中,其实我有一位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就是徐小平老师,在离开易到以后,我有一次去看望他,他就跟我说,你能不能写一本书,把易到的这段创业经历忠实的记录和还原一下,易到开创了一个行业,经历了激烈的竞争,遇到了各种复杂的情况,又有政府监管,又有竞争,又有很复杂的融资(普通的财务投资、战略投资、并购、退出等等),他说这个简直是一次教科书式的创业,你应该把它写出来,写出来会对其他创业者有所帮助。

这个是2016年的时候跟我说的事情,但是我一直没有动手,没有动手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我觉得写书对于我来说太遥远了,一个创业者怎么知道一本动辄十几二十万字的书是怎么写出来的呢?我简直不能想像,就是能力问题。

第二个原因:我不知道怎么写,我也不想简单的复个盘,再反思一下,说说自己当年什么事干对了、干的错了,我觉得这个也毫无意义。

第三个原因:我可不可以做到足够的坦诚,尤其是足够的真诚面对自己。

当这三点准备都不行的时候,我觉得我无法开始动手。接近过了一年时间,我有一次在湖畔大学突然开窍了,为什么叫开窍了呢?就是突然我们有一次在谈作为一个企业、商业,到底如何理解失败,我突然觉得我开窍了。

因为过去的中国企业都非常渴望成功,包括在座的各位来到这里,可能也是抱着一颗追求成功之心来的,我们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学习、社群,结识更多的人,了解更多的知识,这无可厚非。

但是,我们内心中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就是我们非常害怕失败,我们渴望成功,同时又害怕失败,但是害怕失败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就是你不敢真正的创新,因为你只敢跟在别人后面,看见谁成功了,你也想做和他一样的事情,你想拥有和他一样的思维方式,甚至我们会学习很多皮毛,甚至会模仿他们的演讲模式、生活方式、穿着打扮,这就是我们潜意识里对成功的追求和渴望。

我们之所以害怕失败就是我们不敢独立的思考、不敢独立的去想像,去开创一件前所未有的新的事情。

比如说当前几年大家都在说互联网模式的时候,为什么只有文文提出我们要做重呢?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独立思考的表现,可能那个时候我们不敢,因为别人都不敢做重,投资人也说你这个太重了,我不投你,互联网模式要轻。

你敢不敢在那个时候告诉大家,为什么我认为要重,我坚持要重新做这个产业呢,有可能你有这样的思想火花,但你可能不敢。

第二个,社会的确要有一个新的创业问题,我们不仅仅是表面上喊出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真正要想促成社会更好的创新和创业,必须要有一个对失败更加包容的整体文化。

如果你不包容失败,你就不会有真正的创新可言,对于创业者而言,我们学习失败的目的不是为了避免失败,这个坑我怎么跳过去,我告诉大家以我的经验,我创了20多年业了,我告诉大家,你跳不过去,是坑你就必然会跳,否则就不是坑了。

所以你学习自己也好,学习别人过往的东西,不是为了避开这些坑。我自己总结,对失败有这样一个态度,你要接受失败,你要学习失败,从失败中成长,最终放下失败,你学习的过去都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前行。

所以说,我终于在2017年突然明白了之后,我就放下了这一切,我开始着手去写这本书,大概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写出了这本《重新理解创业》。我写书的目的不是说复一下盘,说一下自己当年的创业故事,这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通过这一段复盘经历,我真真正正对创业有一些重新的思考,我大概分了十几个章节,从企业经营中常见的问题、战略、竞争、品牌、流量、钱、团队、领导力,我分别结合自己在易到的经历,以及结合自己这两年做投资的观察,对创业有了一些重新的理解,仅仅是我个人的理解。

而且我认为,这次的理解也不是一个停止,大家可以完全不同意我中间的观点,因为我有可能过两年再写一本《重新理解创业》的2020版,又可能把今天的东西给否定了。

所以我认为重新理解就像我们的思想进步一样,我们就是需要不断地更新,你就是要不断地否定过去的自己。

今天还有一点时间,我把其中的一部分结合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相信这个感受是所有人都有的。创业维艰,这句话很打动我,因为每个创业者都感同身受,基本上创业没有几天好日子过,大家所想象的高光时刻,上市、敲钟,其实很短暂,大量的时间你都是举步维艰的。

你看我们文文也上市了,中国唯一一个创业服务公司也上了市了,但是我看到今天文文的头发还比之前更白了,这说明上市没有让他重回青春,反而背负了更大的责任。

我想结合现在大家的状态,我知道今年大家都感受到风云突变,好像莫名其妙的在下半年突然进入了一个拐点,过程的规律我们就不在这里探讨了,但是大家普遍的感受什么黄金时代过去了,按照我自己的话来说是泡沫时代过去了,大家很多说是严冬了。

到底是到了谷底了还是怎么样,我就会更打击大家一下,没有到谷底,因为坏日子刚刚开始。

那么怎么去度过呢?因为我们看过去10年,中国的创业总体来说是一路高歌向上,大家对未来的预期都是明天会更好。

是不是文文像我们这个年龄经历的更多呢?其实过去40年,中国社会的整体文化都是如此,都是明天会更好,以后会比今天还要好,未来不会向下的。我觉得我们的人生可能开始第一次经历了人生有可能不太好,怎么办呢?

所以,我去年有一个思考:一个企业必然会经历低谷,一个企业的低谷时期正确姿势是什么?我正好在这一年中访问了很多企业,它们或多或少也开始经历一些低潮,要不然是融资不顺利,要不然就是业务发展有一些停滞,要不然就是团队开始散了等等,不约而同吧。

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进入低谷状态是目前企业的普遍状态,常见的有这种三种情况:

第一种:冬眠论,说我们要赶紧停止烧钱,要赶紧止血,让公司处在一个现金流不再流血的状态,要熬过去。

第二种:自我麻醉,说我这个事情之所以发展的比较慢,就是因为我要做的事情太伟大了,我要做的很复杂,尤其是做平台型的公司,然后做这个,做那个,要做很多东西,我的系统必须要开发很久,因为我做的事情太伟大,我们的行业太复杂,因此我的慢是有道理的。

第三种:对手进攻太猛烈,我这个市场是一个差异化的市场,我能很好的生存下来,一般来说别人进攻不了我,我试图通过一个差异化的市场、防守战略生存下来。

这是我见到比较常见的三种企业的想法,但是我觉得这三种想法恐怕都有点问题。

我有点小小的建议:

建议一:回到初心,我经常说冬眠是没有用的,你冬眠了表面上看起来裁员了,不烧钱了,公司暂时安全了,但这种安全是僵尸性的安全,没有价值。好像一个人一样,你说一个植物人是不是活着呢,是的。但是他作为一个人来说有意义吗,可能意义不是很大。

我认为一个企业回到初心,你还是要回到公司价值上,你要把公司价值做上去,但是公司价值到底是什么呢,首先来自于用户价值。

过去这么多年有一个特别值得大家反思的地方,我们把太多的钱都花在了营销上,说实话绝大多数的营销本身并不创造用户的价值,我跟江南春总开玩笑,我觉得互联网企业过去这几年很大的都贡献给了百度和分众,一融资,线上投百度,线下投分众。

但是,我们应该回到根本上,还是应该想你是做什么的,你的公司能不能够真正的投资,还是应该坚定的投资,如何能够累加和增加用户价值的事情上去,不管是系统还是产品。

很多人说我想,但是我已经没钱了,怎么办呢?

我自己的体会是我觉得你们如果真的想明白了,你们其实应该好好的勇敢的去找你们现在的投资人,去跟他重新谈,说我能不能用新的估值、用打折的估值,希望你们再支持我,因为他其实已经和你在一条船上了。

其实所有的投资人都在等待被你说服,他愿意跟你继续搏下去,只要你做的是正确的事,我觉得都可以有很大的机会。

我觉得我必须要说一句绝对的话: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尤其是在这个时代的创业,慢一定是你犯了错。很多人总是爱说自己的行业很特殊,自己的行业多么复杂,自己的行业在产业上下游结构上多么不一样,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

我觉得你不要觉得自己做的事太伟大就可以慢,相反一定要找到快的节奏和快的方法,这就是什么呢?就是你要尽量把事情往简单了做,而不是往复杂了做,你做正确的事情自然就可以快的起来,而不是说自我安慰一下,给一个概念去逃避自己。

最后,我想说防御是没有用的,我想在一个差异化的高端市场说我能存活,我觉得在目前互联网为主导的整个商业世界里面,互联网所有的胜利都是在追求全局的胜利,就是掌握了更大市场能力的人一定会向你这样一个差异化市场进攻的,可以说你是守不住的,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很重要的教训。

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有勇气去追求那个最大的市场。

我知道今天日程安排非常紧张,有很多激动人心的颁奖,我希望每个人在今年这个冬天要永远的更新自己,要让自己身体保持一个非常好的状态,思想上要不断的更新自己,同时我们要有勇气去开创一个全新的商业和全新的企业。

希望大家在这个严冬时刻,未来能够练好身体,更新思想,要有勇气去追求真正属于未来的商业,祝福大家!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上一篇:台军空降演习伞兵降落伞未打开 从400米高空坠落(图)
下一篇:传媒股中报业绩预告密集披露:总盈利增速下滑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