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彩分析 > 郎平87年赴美因“不想躺在冠军奖杯上吃老本”,95年在怎样的

郎平87年赴美因“不想躺在冠军奖杯上吃老本”,95年在怎样的
2019-11-28 17:32:12   来源:admin   

在曾缔造“五连冠”的老女排中,郎平是唯一仍活跃在排球场边的人物。坚定信念,传奇不退,薪火相传……对早在三十年前便以“铁榔头”之名封神的郎平来说,她的人生波澜壮阔,她的传奇仍在续写。在中国女排于本届世界杯夺冠之后,中国女排主帅郎平难以抑制自己的心情,几次哽咽,甚至落泪,她表示这一刻才能说我们终于夺冠了,终于完成了2019年最后一场比赛。

1987年 合上功劳簿 踏上西行路

夺冠之后,郎平指导回忆了自己1981年夺冠的历程。“1981年,拿到了世界冠军,当时我才21岁吧。38年过去了,没有想到我还会站在这里。应该说大阪是个福地。”

1986年,郎平在创造了“女排五连冠”神话后,功成身退。到体委或者体校等“系统内”的工作岗位上担任年轻干部,这是很多功勋运动员的选择,却不是郎平想要走的路。

退役后,郎平到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就读,哪怕学得头晕眼花,也坚持每天背80个英语单词。在如此突击半年后,她找到一个机会,决定公派自费去美国留学。对郎平的这个出国决定,当时很多人都表示不理解。多年后,当她回忆这一段时,用印象颇深的一次看电影的经历来间接表述了自己当时的心境。

那次,郎平去看电影,故意迟到几分钟等剧场关灯后再进场,结果刚摸黑找到座位坐下没多久,就因为个子醒目而被几位观众给发现了,还有人“郎平、郎平”地叫了出来。这一叫,整个剧场顿时都不安宁了,郎平看情况不妙,赶紧离场。“很多人不理解我的‘撤’,他们总觉得,女排是中国的象征,我是典型的‘民族英雄’,似乎不应该加入这股出国潮。也有人挽留我,‘你是世界冠军,你是有功之臣,国家不会亏待你的’……我觉得自己似乎被误解了,我不是怕‘亏待’,我就是觉得,国家和人民待我太好,我不能再躺在冠军的奖杯上吃一辈子老本,不能天天坐在荣誉上……一旦从女排的队伍中退下来,我什么都不是,我得重新学习本领,我得重新开始生活,必须把自己看成‘一无所有’。”

1987年4月,郎平离开北京,赴美国留学,并选学了体育管理。因为当初拿的是公派自费签证,起先没法打工,她一下子成了穷学生,过上了与在运动队时完全不同的生活。那会儿,在美国的学校食堂或者连锁快餐店里吃一顿,得花大概五六美元,郎平觉得这样花费太多,远不如去超市买西红柿、火腿、面包等材料自己做三明治。就这样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后来她吃三明治都吃怕了。

为了独立自给,在1989年加盟意大利摩纳德俱乐部打球前,郎平既在大学排球队里当过助教,也有过同时在十个排球夏令营里当教练的经历。很辛苦,也很有心理落差,这是郎平当时最大的感受。“我是世界冠军队队员,跑到这儿来哄一群几乎不会打球的大学生,位置整个是颠倒。但我不得不说服自己:不想颠倒,回中国去,你来美国,就是找‘颠倒’来的。”

身在国门外的郎平,要勤工俭学给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所以当意大利摩纳德俱乐部的球员合同送到跟前时,她很快拿定主意签了约。在郎平看来,这也是对其运动员身份与价值的一种证明。

当然,再登赛场时,体会大不同。实力犹存的郎平很快成为球队主力,但赛季打到一半,她的右膝关节严重受伤,同时又崴了脚,不得不接受手术。按照医生的嘱咐,术后得休养一个月,但郎平一缺阵球队就连着输球,俱乐部老板脸色难看,她心里也跟着急,于是没等伤好利索就回到了赛场上。“你拿人家的钱,干不了也得干,我真是卖命地打。这是一种全新的感受。”也让郎平对职业体育的艰难有了亲身感受。

1995年 回国执教杀出血路

郎平人生中的重大转折,常始于不被看好的“一意孤行”。与退役后不被外界理解的出国决定一样,郎平1995年第一次回国执教中国女排时,因临危受命难度极大,也曾被熟人劝过“别犯傻”。

1993年至1994年,郎平在日本八佰伴全明星队执教,那会儿的年薪已有20万美元。1994年11月,她带八佰伴队打完最后一场比赛,正准备动身返回美国,就在那时候接到了来自中国排协的电话,说有事相商,请她在返程路上回一趟北京。抵京后,郎平得知了对方想把自己请回国执教中国女排的意向。任务着实艰巨,哪怕是有“铁榔头”之誉的她也得纠结一番。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古巴女排缔造“八连冠”神话,而中国女排的状态却是急转直下,不仅与“三大赛”之巅无缘,甚至到了1994年世锦赛的时候,只拿了个第八名。在郎平看来,这一名次不是对彼时中国女排实力的真实反映,导致滑铁卢的重要原因是,输给韩国队后整个球队的情绪崩了,所以才会一泻千里。然而,在距离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只剩下不足两年时发生这事,还是令人压力骤增。

“我自己都没想到,国家体委会请我回去执教。可我还是挺犹豫的,倒不是为工资或待遇。”当时,距离郎平赴美已过去了七年,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已上轨,且她在美国还有几份工作合同没有完成,另外这事也还涉及到家庭。后来大家才知道,当时郎平正处在要结束一段婚姻关系的状态,心里惦念着女儿,也有诸多不得不去处理的分手俗务。

“回国、执教,这个动作确实非同小可,也许会又一次改变我的生活和命运。而执教工作之多,也可想而知。但我更清楚,女排在中国人心目中有一种很特殊的位置,女排打球已经超越了排球、超越了体育本身。虽然,我离开国家队那么多年了,但大家还是想着我,在女排最困难的时候,要把这副担子交给我,我深深地体会到,这是一种信任和托付。”在郎平的自传中,她清楚地记录下了那一刻的心境。“我也反反复复考虑:也许,正因为没有了家庭,心空出了一大块,应该有东西填补;也许正因为女儿还小,不懂事,我还可以抓紧时间干两年。”

1995年2月14日,郎平登上了回国的航班。在那个月月初,她提前给中国排协写了一份书面报告,比较详细地阐述了自己的执教想法,其中有一个基本精神就是——坚定信念,卧薪尝胆。“对于回国执教的决定,虽然犹豫了两个多月,但是,我对自己完全有信心。对于一个集体项目来讲,根本的问题在于团结和凝聚力,而这个‘根本’,可以由教练来控制,凭我多年的经验和我的人品,我能抓住这个‘根本’。”

以主教练身份回到正处低谷的中国女排,郎平肩上的任务很重,马上投入到仿佛“二十四小时都在上班”的拼命状态。付出,终有收获。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1997年亚锦赛冠军、1998年世锦赛亚军……郎平率领中国女排,在强手如林的世界排坛再次争得一席之地。

1999年3月,在带领中国女排回到正轨后,郎平因病引退。当时她的健康问题,既有常年高强度带队导致的“疲劳伤”(曾在运动队里两次晕倒),也有当运动员时欠下的伤病沉疴(尤其是膝关节的老伤),所以即便很多人都在遗憾她的退场,却还是送上了美好的祝福。

鸿运线上娱乐 PT电子游戏 澳门银河网上娱乐


上一篇:杨旭:战叙利亚没有退路,我们必须进球必须赢下比赛
下一篇:卡拉巴克占优 欧冠 卡拉巴克VS森特尔迪亚

热点排行